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小说  »  [暮菖兰的无间地狱](01)[作者:莫离]

[暮菖兰的无间地狱](01)[作者:莫离]

字数:627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无尽淫狱大闯关 第三关 暮菖兰的无间地狱
 
  罪器叉棒,鹰蛇狼犬,碓磨锯凿,锉斫镬汤,铁网铁绳,铁驴铁马,生革络 首,热铁浇身。千万亿劫,以此连绵,求出无期。——《地藏菩萨本愿经》 

            罪器叉棒,鹰蛇狼犬篇
 
      暮菖兰从没想过自己死后会来这里。
 
  四周是一望无际的烈火熔岩,绵延不绝的火海沸腾翻滚,照亮了被遮天蔽日 的巨大黑铁城墙投下的无边黑暗。无数不成形状的生物在地狱的火海中嘶吼咆哮, 被烧得通红的黑铁兽卒在火海上肆意游动,对着不断挣扎的生物喷出炽烈的火焰, 让他们的挣扎变得绵软无力,与沸热的熔岩化为一体。
 
  「啪」惊堂木一声响,暮菖兰这才从起初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她转过头看向 身前,身着官服的判官端坐在判桌后,手拿惊堂木怒视着她。
 
  「罪人暮菖兰,你可知为何会被拿下到这地狱最底层的无间地狱来么?」判 官阴森森的问道。
 
  「大人,这一定是——」暮菖兰听闻无间地狱的名字,不由得花容失色,挣 扎着想要分辩,但双手早已被拘魂索紧紧捆在身后,以极为羞耻的姿势跪在地上, 话刚出口还未说完,身边的马面早已在她背后重重一脚,将她踢翻在地,连到嘴 边的话也被堵了回去。
 
  「大胆!罪无可赦,还敢狡辩!」一旁色胆包天的牛头和马面早在前去抓捕 暮菖兰的时候,就已经对暮菖兰那曼妙的身材和修长紧致的美腿觊觎不已,此时 抓到借口,立刻逞能起来。牛头对判官说道:「大人,此女生性狡猾,一生骗人 无算,事到如今尚在狡辩,不如让我兄弟们先给她来个下马威,杀杀她的威风!」 
  「准!」判官随手丢下一枚令牌:「先打五十!」
 
  牛头马面早已按捺不住,牛头色心一起,等不及褪去暮菖兰的衣衫,手里用 
  饕餮骨支撑的杀威棒就对着暮菖兰因为趴伏在地上而高翘丰满的美臀狠狠的抽打 
  下去,一棍结结实实的抽在暮菖兰美臀上,只听暮菖兰情不自禁的从喉咙里 发出一声娇促喘息,原本就只能勉强遮挡住她臀部的墨绿衣衫顿时迸裂成几片碎 布,露出暮菖兰结实饱满的雪白臀肉来,此时她白皙如玉的肌肤因为抽击而红肿 起来,更刺激着牛头马面两人辣手摧花的神经。
 
  「嘿嘿,寻常女人被打这一下无不惨叫嚎哭,没想这骚婊子竟然只是哼哼一 声,听起来还蛮享受的嘛。」马面阴险的笑了两声,手里的杀威棒再次高高举起: 「兄弟,加把力,让她爽个够!」
 
  牛头听了,立刻举起大棒,两人一左一右,狂风暴雨般的棒子狠狠抽在她挺 拔的美臀上,一时间整个地狱里似乎只剩下此起彼伏的硬物撞击肉体的脆响,引 得周围鬼卒们无不骚动起来。
 
  牛头马面最喜欢这般淫虐美女,更何况遇到了这武功高深难以轻易伤及的江 湖侠女暮菖兰,手里的棒子只顾着朝她最敏感难耐的部位重重抽打,尤其是两瓣 雪白的臀肉间那道幽深的臀沟里,娇嫩的肌肤没少被大棒光顾,尤其是两瓣臀肉 因为抽打而红肿起来时,有时那棒子抽下甚至会深陷在臀沟里,引得周围鬼卒们 哈哈大笑。
 
  只是这下可苦了暮菖兰,暮菖兰虽然武功高深,行走江湖数年间更习得无上 轻功,一双美腿不仅挺拔修长,结实饱满,而且骨柔筋健,曲伸有力,弹性过人, 而她更不在乎以身体为代价交换所欲之物,所以一袭墨绿短裙更是让美腿翘臀尽 显无遗,不知在江湖上引得多少男人心痒难耐,却不料地狱这帮家伙根本不知何 谓怜香惜玉,一通乱棍打下,虽然不至于伤及根本,但也是裙衫破裂,雪白翘臀 被打得肿起来,看起来就像蜜桃一般,更惹人欲火高涨。
 
  捱到三十多棍,起初硬挺的暮菖兰还只是哼哼两声,到了这时,已经情不自 禁的绷直了身体,闭着眼面露痛苦表情的痛叫起来:「哎呦,哎呦!大人——」 
  「闭嘴!还敢狡辩!」牛头一脚踏在暮菖兰的侧脸上,双手大棍舞得更是卖 力,棍棍打下,都让暮菖兰红肿的雪臀美肉一颤一颤,更添娇嫩欲滴。
 
  「妈的,让你叫得这么骚!这么骚!」马面兴奋的面红耳赤,手里的棍子专 打暮菖兰两腿间娇嫩处,同时也专挑暮菖兰还完好的臀肉狠狠的打,每一下都让 暮菖兰原本白嫩的肌肤变得一片惨白,旋即红肿起来。
 
  五十棍转眼打完,暮菖兰此时已经疼得眼泪直流,脸上沾着地上的灰烬,让 她美艳无比的脸颊变得一片狼藉,却也让人看了更有想要蹂躏的感觉,此时她行 走江湖的脾气也上来了,仰着冷艳的脸,羞恼的盯着判官,怒斥道:「哼,你们 还有什么花样,尽管朝姑奶奶来吧!」
 
  「哼,你这罪人,都到了这永世沉沦的无间地狱,还敢如此猖狂,看我们到 时候怎么让你丢掉所有的尊严和人格,像狗一样求我们的!」牛头恶狠狠的训斥 着,他血红的眼睛盯着暮菖兰通红的臀部软肉间那抹若隐若现的蜜穴,情不自禁 的发出沉重的喘息。
 
  「就让本官告诉你!罪人暮菖兰,犯下杀生、欺骗、出卖朋友,害死故交, 更协助夜叉摄政王魔翳扰乱六界秩序,罪无可恕,故打入无间地狱,永世沉沦!」 
  判官冷哼几声,怪笑着说道:「当然,本判官从善如流,念你曾经试图将功 补过,还可以给你一次补救机会,你是想永远留在这里,还是超脱苦海,重入轮 回?」
 
  「不管是什么折磨都尽管来吧!」暮菖兰咬着牙恨恨的说道:「只要我能离 开这里,一定会要你们好看的!」
 
  「哼,那你得先出得去再说。」判官轻蔑的一挥手,只见一望无际的火海之 上忽然一片激烈震动,一座巨大的不知什么物质的桥梁从火海中升起,一直绵延 向无限远处巨大的黑铁城墙,判官指着远处说道:「你只要能坚持到尽头,便可 以脱离无间地狱。」
 
  「嗯,这有什么难的!」暮菖兰自负武功高超,虽然刚被狠狠打了一顿,却 也并不在意。
 
  「哼哼,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要不然为什么这么多人宁愿留在火海里永世受 苦,也不愿意从这里逃出去。到时候看你怎么哭着求饶的!」牛头在一边幸灾乐 祸的淫笑道:「你根本不知道上面会经历什么,要知道任何生物在无间地狱中不 管经历什么都不会死亡,到时候会让你求死不能的。」
 
  「好了,废话也不用多说,既然你想走,那就赶快动身!」判官随手一挥, 束缚着暮菖兰的拘魂索立刻脱落下来,判官冷着脸说道:「这里的地狱闯关规矩 与其它地狱相同,你且听好,如有违反,立刻视为挑战闯关失败!
 
  1、不得使用内力;
 
  2、承受完所有的惩罚;
 
  3、闯关过程中求饶属于失败;
 
  4 、每一关闯关人都可以自行选择是否需要鬼差的帮助。」
 
  「嘿嘿,我说你趁早放弃,反正到时候又要回来成为我们永久的肉便器,还 不如少受点苦。」马面在暮菖兰身后嘿嘿的淫笑道,暮菖兰正咬着牙艰难的试图 爬起身,马面粗糙的手掌狠狠的在她红肿的美臀上狠狠的抽了一巴掌,疼得暮菖 兰眼泪都溢了出来,脚步踉跄,几乎站立不稳又要跌倒。
 
  「我只要能逃出去,绝对会有你好看的!」暮菖兰瞪了他一眼,咬着牙继续 往前走。
 
  「踏上这千鬼万劫床,即视为开始接受挑战,从这里到出去,你总共可以召 唤三次鬼差帮助,可不要滥用啊!」判官阴森森的说道。
 
  暮菖兰轻蔑的冷笑了一声,迈步走上桥去。她刚踏上那看起来平凡无奇的铁 桥一步,立刻发觉脚下所及之处变得异常松软,急忙低头去看,这才惊讶的发现 原本寻常的铁桥竟然变成由无数双纠缠在一起的手臂组成,暮菖兰刚来得及低头 看向脚下密密麻麻的无数双伸向自己的枯黄手臂,一双枯黄的手臂已经如同铁箍 般紧紧的抓住了她修长的美腿。
 
  枯黄手臂虽然是由斩下的历朝历代各种罪大恶极的罪人的双手制成,早已干 枯朽烂,但是抓住暮菖兰的手依旧抓得暮菖兰疼痛难忍,自己平生最得意的美腿 被这般粗暴的抓住,暮菖兰下意识的就要抬腿去踢,这才发现自己身体绵软无力, 不知道什么时候,一身出众武功竟已经消失无踪,此时的她也与普通人无异了。 
  「这——」暮菖兰吃痛正要叫出声来,无数双枯黄的手臂已经抓住她的身体 各个部位,暮菖兰根本来不及挣扎,重心不稳,已经被硬生生拉扯仰面翻倒在桥 面上,瞬间一双手臂已经从她的双臂之间穿过,抓住了她丰满的胸部,接着又有 几双手分别抓住了她试图抬起的双手,牢牢锁在了桥面上。
 
  「嘶啦」一声裂帛声响起,暮菖兰只觉得身上一凉,低头看去,身上衣服已 经被抓住身体的手臂瞬间撕得粉碎,暮菖兰雪白的胴体顿时一览无余,暮菖兰虽 然并不在意用身体去色诱敌人,但是还是第一次如此模样赤身裸体的暴露在大庭 广众面前,更何况周身无数双手臂正在她身体上肆意揉捏,雪白的大腿内侧和美 乳间的肌肤更是没少被手指光顾,被这般挑逗的暮菖兰顿时面红耳赤,身体情不 自禁的火辣辣热了起来。
 
  「哼嗯……」暮菖兰的鼻子里突然发出一声娇促的低哼,两条被无数手臂紧 紧抱住的双腿情不自禁的紧绷起来,原来一只枯黄的手掌不知什么时候从她毫无 意义夹紧的双腿间探了进去,干枯的手指贪婪的沿着她两腿间紧致的蜜穴口处抠 弄起来。每次粗糙的手指刮过她外翻的阴唇时,都刺激得她全身一阵阵酥麻,全 身抑制不住的颤抖起来,鼻子里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别、别摸那里!」 
  然而不等暮菖兰说完,更多手掌也开始对暮菖兰大肆淫辱起来,先是抓住她 双乳的手掌用手指捏住她的两粒粉红乳珠,粗暴的来回揉捏,更不时连同乳珠周 围一层软皮向上拔起,敏感的乳珠被这样玩弄,暮菖兰顿时如同全身过电流般忍 不住哆嗦起来,张嘴刚想叫出声来,却不料一双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摸到了她 的脸上,两根枯黄的手指已经粗暴的捅进了她的唇腔,在她的嘴里搅动起来。 
  这些手臂虽然都是构成这座桥的一部分,似乎并无自我意识,但是玩弄起女 人的身体来,却是一个比一个熟练,此时暂时没有抢到位置的手臂就开始在暮菖 兰身体每一处娇嫩的肌肤上尽情的抚摸起来,暮菖兰的秀发、脸颊、脖颈、腋下 甚至足底都没能逃过无数魔掌的亵玩,更别说手臂大腿上光洁细腻的肌肤了,此 时暮菖兰火热的身体被无数双冰冷的腐尸手臂玩弄,已经不由自主的一连声娇喘, 再也按捺不住了。
 
  暮菖兰的身体被无数双手臂紧紧搂住,动弹不得,这时一只手突然伸到暮菖 兰两腿间,指尖顶在了暮菖兰的菊门处,这一敏感部位被袭,猝不及防间暮菖兰 身子一颤,菊门周围的软肉情不自禁的微微蠕动开来,就好像主动迎着指尖一样, 那根手指指节便毫无阻涩的没入了她温热的菊穴之中。
 
  这一下暮菖兰上下失守,几乎是瞬间被玩弄到娇喘连连,在她嘴里搅弄的手 指毫无顾忌的抠弄着,而对付她蜜穴和菊门的手指更是用力玩弄,而给她最后清 醒的神智以最后一击的却是在把玩着她白皙玉足的那只手,那只手故意在她秀丽 的玉足上按压穴道,哪里按起来酥痒,便专挑哪里下手,暮菖兰只感觉足下涌泉 穴被人用力按压,全身顿时触了电般一阵难以抑制的酸软酥麻,不由得一阵哆嗦, 情不自禁的昂起头,连声呻吟媚叫起来:「啊啊……不要……不要碰那里……」 
  此时的暮菖兰秀面潮红,雪白娇嫩的身子被无数双枯黄的手臂紧紧束缚,她 的脖子和纤腰都被一双冰冷的手箍住,被迫将臻首向后昂起,那对挺起的丰满圆 润的玉乳随着不知是谁的手用力的揉捏,随着正用力抠弄她阴唇和菊门的手指的 动作而难以自抑的痉挛,看着她纤腰轻扭、半拒半迎的模样,也不知是羞耻还是 正享受这番变态的指奸。
 
  就在暮菖兰神情迷郁、香舌半吐的时候,周围的烈焰火海中忽然传出一阵急 促的机械碰撞声,眼看着下方血气森森的血池中一阵波涛翻滚,两条全身黑铁的 巨大铁蛇从血池中轰然冲出,直冲被无数双手牢牢困在桥上的暮菖兰而来,暮菖 兰此时正被无数手指玩弄全身而意乱情迷之际,根本没注意到这突然的变化,更 何况面对这还带着火海炽热高温而通体赤红的巨大铁蛇,即使有所注意,此时身 上毫无武功的暮菖兰也根本来不及躲闪。
 
  暮菖兰正被在自己的阴唇里用粗糙的指尖抵着阴蒂研磨带来的一阵阵快感撩 得双颊潮红,不住的娇呼急喘,却见那两条足有铁锚粗细的炽热铁蛇瞬间呼啸而 至,一条紧紧的勒住了暮菖兰雪白的脖颈,另一条则缠在了她的腰间。
 
  暮菖兰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只见她原本雪白娇嫩的肌肤甫然接触被烧得通 红的铁蛇烙铁般的身体,只听「嗤——」的一声冷却声响,从暮菖兰骤然绷紧的 身体上一阵白烟翻滚,娇嫩的肌肤瞬间如同被热水浇上的白雪般被烧得枯萎皲皱 下去,一股刺鼻的焦糊味道瞬间弥漫开来,因为剧痛而绷紧的身体在无数双手的 牢牢束缚下动弹不得,两条美腿在空中胡乱蹬了两下,晃得缠着她纤腰的铁蛇铿 铿直响。
 
  「啊——」暮菖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终于在烧得滚烫的铁蛇烧尽了她的肌肤 表层和肌肉组织后凄然响起,在漫天火海之上不断回荡着,然而不等她一声惨叫 声过去,让她发出这一声惨叫的气管也已经被烙铁活生生的烧断,这一声惨叫也 因此戛然而止,只剩下皮肉被烧蚀的声音还在嘶嘶作响。
 
  暮菖兰脸色瞬间如同白纸般,因为痛苦而翻白的眼睛几乎快要从眼眶中溢出 来,她的牙齿互相撞击着发出清脆的叩击声,她的四肢因为剧痛而剧烈的收缩, 被烧蚀的枯黑痕迹正沿着她雪白的肌肤而四处蔓延开来。
 
  「呲——」只见暮菖兰两腿间一道黄浊的液体从她的尿道口处飚射而出,黄 浊的尿液飞上半空又淅淅沥沥的淋在她的两条白皙美腿上,空气中又多了一股骚 臭味道,没想到才刚刚踏上地狱试炼的路途,这名因美貌而闻名江湖的冷艳女侠 竟然就已经因为酷刑而失禁。
 
  「咯咯……」暮菖兰几乎被烧断的气管里颤抖着发出几声轻微的喘气声,却 更像是因为气管肌肉被烫而痉挛所发出声音,她瞪大的眼睛翻白,原本还因为高 潮而探出的香舌此时却痛苦的紧绷着。
 
  「唰——」就在暮菖兰还在垂死挣扎的同时,遥远的空中忽然飞过来一只黑 铁巨鹰,那只鹰发出凄厉的鸣叫,从高空直向暮菖兰俯冲而下,锋利的爪子在火 光的照映下闪着刺眼的光芒。
 
  「我……就这样结束了吗?」暮菖兰因为痛苦而逐渐失去视觉的眼睛眼睁睁 的看着那只巨鹰呼啸着直扑过来,终于放弃了挣扎,不甘心的闭上了眼睛。 
  那只巨鹰呼啸而过,锋利的铁爪瞬间刺破了她雪白的美乳娇嫩的肌肤,锋利 的爪尖刺入了她的乳房皮下的结缔组织,与此同时锋利的嘴喙也对着暮菖兰刚刚 闭上的眼睛猛地一啄,只见暮菖兰全身猛地一颤,便再也不动了,只剩下挂在鸟 喙上的眼珠还在从空洞的眼窝里飚溅出来的鲜血洗刷下仿佛一眨一眨的。
 
  那只巨鹰双翅一振,带着一团血肉模糊的肉块冲天而起,只见暮菖兰仍然被 铁蛇紧紧缠住的尸体原本应是双乳的地方只剩下两个血肉模糊的大洞,而上颚以 上的部分也已经消失不见,只剩下下半边的牙床和无力的伸出的舌尖,空洞的对 着巨鹰飞去的方向。
 
  无头的尸体还在高潮的状态下不断兴奋的痉挛着,每一次身体的颤抖都让脖 颈断裂面溅出的鲜血高高飚起,无数双干枯的手臂仿佛嗅到猎物的气味纷纷围拢 过来,锋利的指甲从巨乳留下的撕裂面粗暴的插入她的身体,几十双手一起用力, 撕开她还在颤抖的腹部,趁着尸体还有余温,纷纷抓起她鲜红的内脏,贪婪的揉 捏起来。另一双手则分别扯住她尸体的双手,将她的手臂从仅剩皮囊的身体上硬 生生撕扯下来,将它们扯入众多枯手的大军之中。
 
  「嘿,真没意思,这么快就死了啊!」牛头一直透过一块巨大的屏幕看着暮 菖兰被百般凌辱的画面,此时看到暮菖兰已经残缺不全的尸体,不免性趣黯然。 
  马面抬起头,看着那只不断飞近的巨鹰,露出兴奋的淫笑:「嘿嘿……要是 能这么容易就死掉,还怎么能叫无间地狱呢……」
 
  巨鹰呼啸飞过,朝着牛头马面丢下两团血肉,只见暮菖兰缺了一只眼睛的臻 首落在了牛头的手中,而两只被一起从胸口撕下的巨乳则落在了马面的脸上。 
  「这样捧在手里看起来,可真是个难得的冰山美人呢……尤其是这双冷艳的 眼睛,不知道是什么感觉……」牛头嘿嘿的淫笑着,挺起自己远超人类的粗大肉 棒,将巨大的黧黑龟头顶在了暮菖兰缺失了眼珠的肉洞里,满足的大笑着将肉棒 对着她的眼窝狠狠的捅了进去,感受着她柔软滑嫩的大脑组织包裹着肉棒带来的 温热快感,每一下抽插都挤出液体被搅动的汩汩声响,舒服的吼叫着。
 
  马面伸出舌头舔着脸上的血,一边抓起暮菖兰的一只雪白美乳大口啃下一块, 品尝美味般贪婪的大嚼起来,一边露出满足的表情淫笑道:「真是期待她接下来 的历练啊……」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