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医院奇遇结淫缘]
[医院奇遇结淫缘]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一)
 
今天是旧同学兼老死(好兄弟)的结婚大日子,小弟更充当婚礼司仪,整日 过程忙得不可开交,见到看多亲友及似曾相识的面孔。
 
正当我预备游戏用具的时候,回望门口见胡太太抱着一个三岁大的小男孩, 她告诉我那孩子就是她的儿子。KK(新娘子)、Ada(伴娘)和Joyce (姊妹)热情的上前招呼她,大家亲如姊姊的交谈。望见眼前几个女人,心感岁 月的流逝得真快,但欣慰赐予我与几个异性数段值得回味的奇缘,其实该知足了 吧!
 
不好意思,忘了自我介绍∶小弟PaulChan,28岁,在公务员队 伍服务市民,回想起4年前(1997年),正好是香港回归的日子前夕,小弟 因工作繁忙,生活压迫得食欲不振,上班途中突然晕倒被送往医院,经手术後足 足休养了多个月。
 
小弟住公立医院的二等病房(2人一房),如非公务员则住大房(40人一 房)而在住院其间发现一位似曾相识的女护士,好正是我同学的女友KK,(全 名叫江竞)所以把英文名缩短为KK。
 
於是我上前打招呼,经一番交谈後,才知当护士是她自小的志愿,她在18 岁那年穿上见习护士制服,开心到差点哭了出来,谁知道後来知道护士的工作, 可说是非常辛苦,捱更捱夜,而且要贴身照顾病人,不分男女,甚麽也要替他们 做,甚至大小便也要帮手。
 
其实哪份工作不辛苦呢?我亦告诉她自已入院的原因,大家都系同病相怜, 自然份外投契。她整天工作我亦十分留意,因为KK的动作很大,所以经常「走 光」,而我当然照单全收,看得我心血来潮,晚上就把小Paul拿出来「打打 机,出出火」,真想有机会与KK大玩一次。
 
直到早上方才入睡,正当我好不容易才睡着时,有一只温柔的手把我手臂提 起,因来是KK正在为我「量血压」,我就装睡的顺手伸过她的腋下,手掌压在 乳房上,虽隔了一层护士袍,我感觉摸在手上既柔软又有弹性。而KK的娇躯有 一半贴在我的身上,使小Paul硬翘起来顶着裤袋,再看KK一动不动被自己 搞住,粉脸飞红。
 
我这时胆子也大了起来,於是左手指改捏大奶头,KK的大奶头被捏得硬挺 起来,我再用嘴去吻KK的脸颊,使得她娇喘连连。我并不以此而满足,右手飞 快掀起护士袍下部,再插入三角裤内,摸到浓密的阴毛,手再往下一摸,摸到了 如小馒头似的阴阜,中指插进穴缝,呀!好暖好紧的桃源洞,洞里已涨满淫水, 顺着手指流了出来。
 
KK此时被我突如其来之举动使她又惊又羞,她颤抖着,抽  着全身的血液 开始沸腾,她挣扎地摇动着娇躯,用双手无力的推拒,口中叫道∶「Paul! 不能这样,我系你个Friend老婆,不可以,不可以,快┅┅快┅┅快D放 手。」
 
我突如其来的缩手,心想又系理由,KK便即时走开,跑到隔邻的病人处。 於是整天的也在回味,为早上的情境,少不免又打左几次飞机。
 
直到下午,我的隔邻病人出院了,听护士长胡太说未有新病人到,而我只好 「独守胸怀」几天。表面上很苦恼的样子,但我其实求之不得,可让我有机会多 D与KK「单独相处」。
 
这天晚上纲好KK要做Night(捱夜更),我在病床上整夜呻吟,KK 过来问我做什麽,我说要小便,身上绑满了绷带很不方便,叫她拿着尿壶给我, 後来我又没法子自己动手,KK便替我脱了裤子,将小Paul拿出来。谁知道 一碰到它,它竟然硬了起来,KK虽然对男女的生殖器官都见习惯了,但我的小 Paul实在太大了(足足有7寸长),KK一只手也握不住。
 
我望着KK说∶「帮下我好唔好呀!阿嫂!」
 
「我明白你地D男人!」KK说∶「你今早都把我搞到几舒服,好!你要玩 的话,我就给你!」
 
她一说完便站起身来,关上了病室的门,开始宽衣解带,我看得目定口呆。 她脱去白色护士衫,里面是一个白色通花胸围,包裹着两团坚挺的乳房。脱去短 裙後,一条迷你粉红色通花三角裤,也呈现在眼前,那贲起的部份吸引了我的视 线。她伸手到背後解开胸围扣子,两个白晰坚挺的乳房,便从胸围的束缚中解脱 出来,尖端两点红色,已茁壮成为两颗车厘子,那小裤子中央,呈现一团黑色, 粉红色的内裤被她像卷绳子一般脱了在地上,一团浓黑的阴毛,掩盖着一道凹下 去的小洞。
 
她分开双手,站在面前,让我饱览女性迷人的胴体,我的裤裆已撑了起来, 像个小帐篷一般向着KK!
 
KK说∶「你看了我的身体,现在也轮到我睇下你支野了,将你的东西拿出 来吧!」
 
我如奉圣旨,立即脱去裤子,7寸长的阳具弹了出来,直指向KK。她走近 逐一细看,还用手摸我的阳具。她的手又嫩又滑,巾在硬直的阳具上,使我差点 儿忍不了。
 
「睇离小Paul都几乾净,我让你尝试一下!」KK说。
 
她一说完,便伏身在我的小腹上,用口含着我的阳具,大力的吸吮和用舌头 去舐弄。我不禁咋舌,想不到一向斯文的KK江姑娘,原来是这麽大胆的,含着 我的阳具,双手还分别握着阳具根部,温柔的套弄着。
 
我享受KK的小嘴和玉手一会後,叫KK伏在病床上,好让她那浑圆雪白的 屁股正对着我,我腾出一只手去玩摸KK的乳房。又把着我的阳具,让龟头拨弄 阴核。她的趐胸起伏着,阴道口泌出一点晶莹的水滴,我的龟头移到那出水的泉 眼,KK同时向我示意。
 
我缓缓地压过去,只见她的阴部被我的龟头顶得凹下去。我继续用力一顶, 「卜」地一下,我的龟头突然而入。
 
KK的肉体一震,叫出声∶「Oh!好痛哟┅┅Paul你太大了┅┅我顶 唔顺┅┅!」
 
我双手摸捏着KK的大波,同时也把粗硬的大阴茎向她紧窄的阴道挺进去, KK咬着牙忍痛任我弄。後来插了200下之後,KK渐渐舒开了眉头,小肉洞 里也多出许多水份。我得到润滑,就索性让粗硬的大阴茎在她小洞里横冲直撞。 KK脸红眼湿,渐入佳景了。
 
KK於是继续摇动,明显已经唔再紧张,仲越摇越快,越来越大力,越叫越 大声∶「呀┅┅唔┅┅Paul┅┅你┅┅舒唔舒服?Hight唔Hight 呀?┅┅」
 
「我┅┅丢拈爆你块西,噢┅┅噢┅┅丢拈死你,想我大力D,叫声我老公 仔啦!」
 
「噢┅┅啊┅┅啊┅┅Paul仔┅┅老┅┅老┅┅公┅┅仔┅┅啊┅┅丢 爆我啦!」
 
见到KK个样真系好淫,平时见  甘正经,扑野原来甘姣、甘淫。
 
「呀┅┅呀┅┅姣西┅┅噢┅┅唔得喇,要射喇┅┅噢┅┅好┅┅好正┅┅ 呀┅┅KK你介唔介意我┅┅入面射?」
 
「可以┅┅今┅┅呀┅┅今日安全。」
 
「呜┅┅」一泄如注。
 
我仲未想出番黎,留系KK到,感受  既温暖。
 
直到阳具都软了下来,颓然坐在床上,回味着刚才的滋味。
 
我问KK以後仲有与机会同  玩?  话我条野都几劲,插到  死去活来又点
 可以唔玩,但系要小心D玩,因为好惊比人(同事)见到,同埋┅┅同埋有时咪 射入去呀,有左点算呀!  好快甘用纸抹块西,仲好怕丑甘话∶「以後都要戴袋 呀!」
 
我听到好开心,甘即系话KK块西俾我丢硬喇。与走鸡,以後的日子就好过 啦。唔使叫鸡就有免费西丢,仲系条淫贱住家菜添,真正!最好可以玩埋  同事 啦!
 (二)
 
上回提到小弟在好友(阿健)的婚礼上遇见几似曾相识的面孔,原来是以前 和我有几段「肉缘」的女子,由见习女护士KK开始┅┅
 
想起来有点过份,KK是我好友的女朋友,正所谓「朋友妻,不可提」,更 何况我不只「提」,而且还「偷」来玩玩,当真有点对不起多年兄弟之情。但因 为KK从我好友身上得不到「充实感」(阿健的小弟弟只有3寸),为免KK出 外「偷食」,唯有「尽力」地保护阿健的女友,令她不可在外偷食(只跟我玩好 了)。
 
好了,入正题!
 
自从我与KK那夜偷偷的玩了二次,真的太「激」了,以後我每星期也和她 玩二至四晚,KK有时为了想和我「春宵一夜」经常和其他同事「换更」即调换 轮值,其他女护士当然求之不得,因为「夜更」比较非常辛苦,捱更捱夜,而且 要贴身照顾病人。
 
夜班通常有二位护士,一个是KK,而另一个是护士长胡太(今年33岁, 已婚)。我最担心是给胡太「捉奸在床」,到时KK和我真正是「偷情狗男女, 医院作阳台」,到时候真是不得了。为了免除这个後患,我与KK想了个万全方 方法。
 
「大不了把胡太一并拖下水吧!」KK说。
 
「这不太好,而且她有老公,不易上钓的呢KK!」我说。
 
「你不知几想『扑』胡太个西,只是欠了我这个中间人为你穿针引线。说真 的,我亦有『老公仔』都同你玩啦!」KK说。
 
「但是用什麽方法把这条『大鱼』引来呢?」我问。
 
KK一阵沉思後,说道∶「Yes!有了!拿你这个去打动她一定成功。」 说罢用手握住我的小Paul摇一摇。
 
「你说的是什麽意思,我听不懂?难道要和奸吗?」我问。
 
「放心好了!是这样的,她老公经常『北上做事』,一个只月有三、五天在 家,我常听胡太说在睡不着觉时,或是在洗澡时,用手摸奶挖阴阜来自慰,以便 解决性苦闷。她要是得到痛快後,一定会保守秘密。你看怎样?Paul哥!」 
「我求之不得啦,一切由你作主好了!」我说。
 
「你放心好了!我和胡太深无话不谈。她老公又不在香港,根本已欠房事。 她恨不得投怀送抱,和你真个销魂,只是放在心里不好意思说出来。一切包在我 身上,等我好消息啦!」KK说。
 
星期三晚上,我在病床上睡,可惜怎麽也不能进入梦乡、只是在床上辗转反 侧,担心着KK会如何给我玩胡太。
 
病房外面响起了声音,当然是KK和胡太巡房时候。
 
果然,大厅随即传来两个女人七嘴八舌的声音,跟着是KK那略带诧异的一 声说话:「咦!为甚麽PaulChan的门没有关上?莫非他偷走外出?」 
我常常夜晚出外走走,我当然清楚KK会进房看个究竟,马上闭目装睡。我 听见房门给打开了,随即又轻轻的关上,跟着便是KK对胡太说:「Paul果 然没有出去,在房里装睡。」
 
「我们在这里巡房,会不会吵醒他?」
 
这把声音,我认出是当护士长的胡太太。
 
「不会的。他要就不睡,一睡就好像一只死猪一样,打雷也吵他不醒的。」 
胡太道:「听你这样说,他不睡的时候一定生龙活虎了?」
 
KK吃吃笑道:「怎麽,你想试一试吗?别这麽贪心了,你这麽娇小,吃不 消的。我估计他足有六、七寸长,两三下便把你撞穿了!」
 
胡太不信的道:「别胡吹了,香港的男人,有五寸长已经很难得了,大部份 只有四寸多一点而已。」
 
这个胡太太麽平时看她密密实实的,想不到竟然对男人那话儿这麽清楚,听 话气似乎曾见过不少男人的东西哩!
 
KK娇笑道:「是不是要弄起来才知道有没有六寸长哩?」
 
胡太太道:「也不一定要弄起来的,一看外型,便可以知道翘起来的时候有 多大的了,相差不会太太远的。甚麽缩到成寸,只是写小说的人胡说八道。」 
想不到KK竟然会说:「好,我们见识一下Paul仔的大东西,我和你打 睹一餐晚饭。」
 
我心里大骂KK混帐之际,亦有点窃喜,要知道这个胡太娇小玲珑,更是风 骚入骨,一双媚眼简直可以把男人的魂魄勾走。
 
为了方便她们「验明正身」,我由侧卧变为大字般躺着,刚摆好姿势,两个 女人便已进房。
 
我只着病人衫睡觉,内裤更是那种前端开钮的,所以轻易给KK掏出他的阳 物给胡太太一开眼界。
 
KK道:「胡太太,你可服输了吧!」
 
胡太太竟然撒赖道:「不服,我要亲眼看见它翘起来有六寸才服。」
 
KK皱着眉道:「现在又不是早上刚睡醒,它怎麽会无端端翘起来?难道你 要我用手弄它起来?」
 
胡太太道:「用手也好,用口也好,总之要弄到它翘起来有六寸长,我便服 输。若果你不介意,我可以效劳。」
 
KK犹豫了半晌才说道:「好吧!但你要小心一点,可别把他弄醒。」 
想不到胡太太一手握住我的阳物便俯下头来,张口整个吞噬了。
 
KK登时吓了一跳,说道:「怎麽,你竟然替Paul吹┅┅吹┅┅!」 
看见胡太太馋得这个模样,似乎真想吮到大东西在她嘴里爆炸才舍得放开口 了!我的小Paul沾满着胡太太的垂涎,从柱身顺流而下。
 
KK终於忍不住道:「够了,够了!不用再吹了,快拿出来给出来量度一下 吧。」
 
胡太太才依依不舍的放开我的小Paul,那物头角挣狞,胀如怒蛙,高高 的擎指天花,不用怎麽量度,一看便已知道起码长六寸多。
 
KK得意地说:「胡太太,你现在可服输了吧,要不要拿尺来量一量?」 
胡太太道:「当然要量过才算,但不必找尺了,我一握便知。」也不理会K K同意与否,一手便握着我那擎天柱。
 
胡太太不但紧握着他的命根,还在轻轻捏着套着。
 
KK亦留意到了,连忙嚷道:「胡太太,别使诈,你想用手弄到它爆炸,变 成不足六寸吗?」
 
胡太太仍紧紧握着不放,吃吃笑道:「原来他中看不中用,只有一分钟热度 的。」
 
KK胀红了脸说道:「我哪知呀,我又未试过。但我想阿Paul不干上半 小时、休想他射出来。」
 
胡太太一路捏着套动,故技重施,一边说道:「我才不信呢!男人可以支持 上三、五分钟已经难得了。」
 
我正在装睡享受胡太太替我吹奏一曲,听了KK和胡太太这番的对话之後, 特别显得亢奋,连珠弹发,激射出一股炽热岩浆来。
 
KK目光一直不曾离开过我那根被胡太太吞噬猛吮的阳具,见胡太太嘴角溢 出玉液来,不禁大喜道:「出来了,出来了┅┅!」
 
然而,胡太太仍然衔着小Paul不放,还起劲地吸吮着,好一会才肯吐出 来,舐了舐嘴角道:「哗!真劲,差点呛死我了。」
 
KK大诧道:「那些东西呢?你不是给吃了进肚子里吧!」
 
胡太太道:「这口热羹不能浪费,我很久未尝过了。」说毕,还长长伸出舌 头,一下一下的舐着正在慢慢萎缩下来的阳具,一点一滴也不放过。
 
胡太太轻声说道:「吹箫也可以支持十多分钟,真刀真枪干上的话,肯定可 以插上半个钟头。未知哪个女孩子有这好福气?」
 
「明晚巡房时你还有机会试试这条美味大肠。」KK说。
 
「明晚不知他又会不会出走失踪呢!」胡太说。
 
KK道:「吹箫会快一点的吗?」
 
胡太太道:「当然了,吹箫特别敏感的,阿Paul真是太强了。」
 
胡太太舐乾小Paul上的残羹後,替他放回原处道:「我们还是继续巡房 吧。」
 
我心中暗喜,却仍念念不忘胡太太刚才和KK说的一番话。
 
KK知道我在装睡,想想如果找个藉口要胡太太和我检查身体,把她强奸或 鸡奸,她会反抗吗?照今天这个情况,胡太太巳是囊中之物。幻想着一箭多雕, 把KK的几个同事一一降服,并要她们脱光衣服,并肩俯伏床上,摆出一字屁股 阵,任他随意抽插。
 
**********************************************************************
 後记∶有兄弟建议写写医院阿婶和好似护士淫梦的故事也不错。多谢各位兄 弟的支持,希望能给小弟意见。
 
在此多谢版主把我的文章列入图书馆内,实在万分感谢!
 

(三)
 
原着∶香港仔阿Paul
 创作日期∶1, May, 2000
 
上回提到小弟在医院内先和好友的女友(见习女护士KK)发生了「肉缘」 後,再与夜班护士长胡太在病床上「吹萧一夜」┅┅
 
自从那「吹萧之夜」後,胡太有几晚都忍不住又过来玩玩我的小Paul, 但由於我每次都装睡任由她为所欲为,所以白天大家都若无其事。每次都由胡太 主动给我吹萧,有时我想和她「打真军」,後来我与KK商讨後决定把她钓上。 
这天夜班的时侯,KK叫胡太至医院的储物室有事商量,KK同情太有夫等 於无,长夜孤枕独眠,性的饥渴无人慰藉,空自叹息,言到伤心处,低声哭泣, 深知胡太现时正陷入性的饥渴中,KK说∶「胡太!我很同情你的苦处,我是过 来人,当然了解得最清楚,尤其是你中年的女人,性欲在最强烈需要时,而突然 失去它,真是比要你的命还难受。」
 
「说的是嘛!但是有什麽办法呢?真难受死人了!」胡太道。
 
「办法是人想出来的,男人多的是,要看是否知心合意的人儿,否则宁愿不 要。」KK说。
 
「对,我的想法跟你一样,宁缺勿滥。」胡太道。
 
「胡太你说得对,宁缺勿滥,若其貌不扬,毫无情趣,我决不牺牲苦守的贞 节。」KK说∶「若遇有『如意郎君』,一定不顾一切困难、身份、关系,拼命 也要争取到手。」
 
「胡太,你不是已有阿Paul的大Q来帮你吗?」
 
「但只可吹萧,不能有插入的兴奋。」胡太说完这话心头大震,想起我那条 大阳具,好似铁金钢骇人心弦,被它插起来,真是快乐淋漓。
 
既然胡太都有意思,只系唔敢做主动,我来做主动吧!
 
这夜胡太自己入来我的病房,话要了解我病情,後来又问我为何没有女友, 我说∶「现在这个年代,交女朋友就要就要找家庭主妇,因为家庭主妇最纯,最 有女人味。」
 
胡太似不懂我的话是甚麽意思,我接着又说∶「胡太,你皮肤又白又嫩,人 又长得这麽漂亮,我好喜欢你呀!」
 
胡太∶「阿Paul不要这麽说,你是知道我是有丈夫的。」
 
她转身正准备走出病房时,我突然从後面紧紧地捉住胡太,并将她按倒在病 床上。她极力挣扎说∶「阿Paul,不要这样,如果我丈夫知道了,会打死我 的。」
 
我一手挡住我的嘴轻轻在我耳旁说∶「你不要叫,现在夜深人静的,要是被 人抓住送到院长我们就麻烦了。」
 
胡太想,如果自已叫喊,被人抓住送到院长处,也真的就大件事了。她极力 推我,而我却死死地抱着她不放,病床就摇动着,所以胡太就不敢再推动,要是 真正被人抓住就太难为情了。
 
我见她不再反抗,就在的脸上。嘴唇上一阵狂亲乱吻,手也顺势伸入了制服 内抚摸着胡太丰满的乳房。
 
「胡太,你太美了,我好喜欢你呀!」胡太的衫钮他解开了,一下子又将乳 罩向上拉去,一对丰满的乳房一弹而出,我就势低头亲吻她的乳房,并含着乳头 吸吮着,接着手滑向了她的下面,想把手伸入裤内,手一下子就摸在小丘上,摸 了几下,我说∶「哇!你是一个尤物,难得的尤物!」
 
这时我迫不及待地起身脱裤子,脱掉裤子後就顺势压在胡太的身上,在黑暗 之中,我不慌不忙地握着肉棒在她的阴阜上。大腿内侧来回地闯来闯去,由於病 床内很窄,所以她双腿不能张得太大,我把龟头对准了肉洞轻轻地顶了几下,也 没有能插进去。
 
於是,胡太伸手去拨开下面那两片肥肉,尽量张大下面的洞口。我要顺势将 肉棒往肉洞内顶去,我轻轻地在她耳旁道了声∶「谢谢!你放心我会带给你一份 惊喜的!」
 
我的龟头一进入胡太的体内,立时感到一阵骚痒传遍全身,这是我第一次扑 她的奇妙感觉。我将阴茎一路插进去,阴道里四周的软肉一路箍围过来。将我的 阴茎紧紧吸住,我开始抽送了,我抽出时放眼望下去,我的阳具有三份之一留在 胡太体内,阴户两片小阴唇被分开来,阴道口吞进了阳具,一点儿隙缝都没有。 
我的阳具不断地在她阴道里勃勃胀胀,看了一会儿我心也骚了,又再挺了进 去,只是三、五次的进出,已经把整条的阴茎顶进肉体里面了。
 
我看见阳具抽抽送送,胡太阴道口的嫩肉伸伸缩缩。我见到自己的阳具沾满 了阴水,我知道她也有舒服了,就更加卖力地让阳具在阴户深入浅出。她轻轻地 哼出声音来,我得到很大的鼓励。我很想把胡太扑得更舒服一些,可惜此时龟头 的骚痒越发利害,我似乎抵受不来了。一阵急激的抽送,突然全身一麻,打了一 个抖颤,阴茎就深深地扎在胡太的阴道里一跳一跳地射精了。
 
这晚可谓尽情欢娱了,前後和胡太玩了三次直到日出东方。自此之後,我每 晚不断和胡太、KK性交。
 
有时情急时,白天在胡太办工室也进行。她为了利便我,在我和她见面之前 就脱了内裤,让我随时可以和她交媾。有时,我坐在椅子上,胡太拨开内裤坐下 来用她美妙阴户迎送我的阳具。有时,她跪在椅子上让我把粗硬的大阳具插入她 的臀缝里抽送,直至我的精液射进她的直肠里。
 
有时见面的时候她「亲戚到访」,她则用小嘴含着我的阳具,用两片热情的 樱唇含吮吹吸我的阴茎,用一条灵巧的丁香小舌撩弄我的龟头。及至我将精液喷 入她的口腔,她竟吞咽下肚。虽然未觉得胡太有怎样得到高潮和快乐,但是她迁 就地使我发泄性欲需要,可谓无微不至了!
 
有一晚我问胡太∶「怎麽样,我比起你丈夫如何呢?不错吧!」
 
她睹气地说∶「你怎麽知道我丈夫唔惦呢?」
 
他搂住我说∶「肯定啦!看你每一次兴奋的样子,我就知道你丈夫可能从来 没有给过你这种感受,是不是呀!」
 
她说∶「去你的!」
 
我加上一手玩摸她的乳房说道∶「你的身子我是百玩不厌的,只是我下个月 便要出院了」胡太伸出纤纤玉手,放出我那硬直的阳具,握在手中摸玩捏弄着说 道∶「Paul哥不要紧,将来日子多的是,你大可与KK来我家玩。」 
我只好坦白地承认说∶「胡太,我的确是每时每刻都想把阳具插进你的阴户 里,只是怕将来没机会给你安慰了!」胡太说∶「Paul哥真体贴我,不过见 你这里的模样,也委实难受,不如我用嘴替你含一含吧!」说着,便把头凑了过 来,轻启樱口,将我的龟头含入嘴里。
 
胡太用心地吮吸着我的阳具,直到我把精液射入她的小嘴。她一滴不漏的把 我射得她满嘴的精液全部吞吃下肚子里,又用舌头儿将我的阴茎舔得一干二净。 
然後抬起头来对我说道∶「Paul这晚你也辛苦了,明儿我找几个志同道 合的姑娘和你玩。」胡太一番建议我当然受落了。之後我更与医院内多个护士、 女医生、阿婶扑过。
 
这样没多久,胡太的呼救声变成了淫声浪语,但事後却不轻易罢休,要我以 後每星期起码喂她下面那张嘴巴三次之馀,还要服务其他护士、女医生、阿婶, 作为今後两人大被同眠或个别幽会之条件,免得她们将事情讲出外面。
 
好在我在精未尽之前出院,不然的话在几个大食怨妇狼吞虎咽下,精尽之期 亦不远矣。
 
~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