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庭乱伦  »  [母代女职]
[母代女职]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独生女儿丽丽从小就被宠坏了,尤其是老公过世后,我拿她更是没办法,即使如此,当她第一次带小伟回家时,我就喜欢上这个男孩子了,魁伟的体格,彬彬有礼的态度,良好的家世,真是一个无懈可击的男孩呀!
 
    丽丽对小伟若即若离,但在我从中撮合下,他们终于步上了红毯,也了却我唯一一桩心事。
 
    婚后他们小两口力邀我一起住,我当然知道丽丽工作忙碌,只是要我去当一个免费的欧巴桑,但小伟却是真诚的希望我和他们住在一起。
 
    「妈就只有丽丽这么一个女儿,不能嫁给我以后就让妈孤孤单单的,我们一起住,您不就等于多了个儿子吗?」
 
    多贴心的话呀!小伟家人都在加拿大坐移民监,为着这么一个好孩子,我宁可作一个免费的欧巴桑,也要好好的照顾他。
 
    住在一起后,小伟真把我当亲妈一样,一有空就陪着我聊天说笑,还不时带着我去郊外走走,当我在忙着家事时,他也会立刻过来帮忙,不像丽丽,一句累了,宁可歪斜躺在沙发上看电视,也不愿意分担一点。
 
    不帮忙不打紧,毕竟是自己的女儿,但她对小伟也是爱理不理的态度,即使是夫妻义务的房事,她也是随性而为,我的房间和他们的房间仅一墙之隔,常常听到丽丽对着小伟发脾气。
 
    「告诉你我累了,今天不想作,到书房去睡,别烦我」
 
    然后就听到小伟悻悻地走到客厅抽烟,无奈地去书房睡觉。
 
    「唉!这么下去还得了!」我趁小伟不在家时,训着丽丽:「男人有他们的基本需要,这是作老婆的义务,如果不能满足他们,婚姻很容易破裂的」
 
    「大不了就是离婚嘛!单身还轻松哩!结了婚都没朋友找我出去玩了,而且是他追我,也是你要我嫁的,要满足他,你去满足他,我才懒得应付呢!」
 
    不顾我在那里气得发抖,丽丽自顾自的回房睡觉了。
 
    「妈!她就这脾气,你别气了,气坏身子不好哟!」小伟一边帮我擦着地板一边说,多体贴的孩子呀!
 
    「她有一次还说,要我找妈帮我解决哩!」小伟若无其事地接着说:「唉!真不该让妈受这种委屈。」
 
    住在一起后,和丽丽之间的关系愈来愈无奈,但和小伟的感情却愈来愈亲,彼此之间无话不谈也没什么忌讳,小伟安慰我的话语,让我又对他多了些怜惜。
 
    「唉!都怪我没教好丽丽…」
 
    「妈!」小伟打断了我的话:「不要自责了,你一个人把她养到这么大,已经很不容易了,她该对她自己负责的。」
 
    「只是委屈你取了这么个老婆,你为什么会愿意娶她呢?」
 
    小伟放下了抹布,抬头无语地看着我,那眼神…有着好浓好浓的爱意,让人好心醉。 
    我急忙转过身擦着另一边,以掩饰我心里的慌乱,但只觉得那眼神在背后抚触着我,在我每一个细胞里游移着。
 
    「因为…因为你呀!妈!」
 
    「别…别说了,快吃晚饭了,赶快擦完地吧!」
 
    我们继续着未完的工作,那夜,我失眠了,回想着下午时,小伟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一言一语,我像个初恋的小女孩,当自己心仪的对象,向自己表白爱意时,一种喜悦、羞赧、惊奇的情愫在心底发酵、扩大…
 
    丽丽终于获得她朝思暮想,去欧洲巡回参展的机会,当小伟送她去机场时,我决定在家为小伟作几样拿手的好菜,还特别去买了瓶香槟,希望带给小伟一个舒适的夜晚。
 
    「哇!好香好棒的饭菜哟!都是我最爱吃的,谢谢妈。」
 
    看着小伟吃的香甜,我内心既满足又得意,频频向小伟劝酒,小伟也来者不拒和我相对啜饮。
 
    小伟酒量似乎不好,香槟饮尽时,他已有些醺酲酒意了,两手撑着桌子勉强站起来。 
    「妈…我…我头昏…要…去…躺一下…」
 
    「来!」我怕他不小心摔交,赶快起身搀扶着小伟:「我扶你进去。」
 
    我将小伟一只手横搭过肩,一手扶着小伟的腰,摇摇晃晃地将小伟架进卧房。
 
    「谢谢…妈!」小伟身子一歪,头斜倚在我的肩上,脚步踉跄地和我走向卧房。 
    小伟零乱而沉重的呼气直贯入我胸口,酒气和男人的气味轻掠过我胸前,我只觉得心神一漾,乳头起了最直接的反应,开始硬挺起来,好象要冲出奶罩一样。
 
    「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呢?」我有点迷惘了。
 
    「唔…妈…你真好…我好喜欢你…」不知是呓语还是真话,小伟不断地说着,听在耳里真让人甜蜜。
 
    小伟搭在我肩上的手,自然垂落在我胸前,似有意若无意地轻触着我的乳房,让我更加心猿意马。
 
    「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和想法呢?他是我女婿呀!」我愈想挣脱这种想法,脑袋里愈充斥着这种不伦的思想,偏偏身体也不争气地快速反应出来。
 
    好不容易将小伟扶进了房里,才将他平卧在床上,小伟原来搭在我肩上的手用力一带,我就随着小伟一起倒下,俯卧在他的怀里。
 
    「唔…妈…我…我好热…」伏压在小伟的胸膛,让我更心慌意乱。
 
    「我…我要…脱掉…衣服…」
 
    我只得再将小伟上身抬起,将他的T恤脱掉,肉感的胸肌平原展现在我眼前。
 
    小伟又倒在床上了,这时我看着小伟的胸膛,心中有如万马奔腾,呼吸不自主地加快沉重起来。
 
    「多年轻…多性感的胸膛呀!」我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指,抚触着小伟的胸口:「能依偎在这样的胸膛多美呀!」
 
    我的脑中一直有个声音在鼓励着我:「试试看呀!小伟醉成这样,家里又没别人,不会有人知道的,毕竟你还只是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嘛!」
 
    生理的情欲终于战胜了理智,我轻轻俯卧在小伟的身上,鼻子贪婪地吸着年轻男性身上才有的气息,手指轻揉着小伟小巧的奶头。
 
    「哦…妈…我好舒服…抱着你…好舒服…」小伟两手一环,将我紧紧抱在怀里,我抬头看着他,他也正半瞇着眼,似醒非醒地望着我,我一惊正想起身,小伟却将我愈抱愈紧。
 
    「不…妈…不要走…我好喜欢你…从我见到你第一天…我就爱上你了…」
 
    「不可以这样…你…你和丽丽结婚了…」
 
    「和她结婚…只是为了可以天天看到你呀!」小伟借酒壮胆,一口气将话全吐露出来:「你知道她是怎样的女人,我对她百般容忍,只是为了能和你在一起,每天看着你,我就觉得好满足,妈!你能体会我的心情吗?」
 
    我本来还想用力挣脱小伟,但听完他心里深藏已久的话,看见他眼角垂落的一滴清泪,我整个心都软了。
 
    我再也忍不住心中那种怜惜、爱恋、情狂多方汇杂的情绪,我低下了头,将唇贴在小伟干热的嘴上,小伟也立刻用深情的吻回报给我。
 
    「呵…呵…妈…这一天…我期盼了好久…好久…」小伟边吻着我边说。
 
    「唔…唔…」我含混的回应着「不要叫我妈…今天…我都是你的…」
 
    「我要…美兰…」小伟呼着我的名,将舌头伸进了我的嘴里翻搅,我也用我的舌回报着他,两人疯狂地拥吻着。
 
    我推开了小伟坐起身来,小伟眼神中,透露出怕我离开的神情。
 
    我朝小伟浅浅一笑,慢慢拉开针织外套,小伟的眼神,立刻由惊恐转为感激,绽放出了热情。
 
    脱掉外套后,我将连身衣裙拉起剥除,只剩下最贴身的奶罩和三角裤,毕竟太久没在男人面前如此裸露,我双手害羞地遮住身体,小伟伸出手将我的手拉下,眼神贪婪地在我身上摸索着,我的耳根愈来愈烫。
 
    我顺着小伟的拉扯,再度地倒在他怀里,四片满是欲情的唇又黏贴在一起。
 
    小伟的手指充满柔情地抚着我的背,呵!都给你,孩子!让我这将垂暮的肉体满足你吧! 
    所有的礼教、道德、俗规都被我们抛在脑后窗外,两个互相倾慕已久的肉体,正要一吐衷曲,互解长久以来的相思之苦。
 
    小伟的舌贪婪地吮舔着,脸颊、耳根、发际、颈缘,像一个孩子初得到最爱的食品一样,配合着浊重不规则的呼吸,让我的欲情像一颗炸弹爆开,烈焰迅速吞食了我的全身。
 
    「呵!就是这样,孩子!从来都没人像这样狂野奔放地享受过我的肉体。」
 
    我感觉到一对肉球鼓胀欲出,下体微温湿热,我已无法再忍耐了。
 
    我费了好大的劲,才再度挣脱小伟的狂野。
 
    「等一下,小伟,我…我…」毕竟是和小伟的第一次,我用细到不能再细的声音说出最让人羞赧的话「我下面开始湿了,先让我把内裤脱掉,免得弄脏。」
 
    小伟的嘴角,透着喜不自胜的快乐,我慢慢地退下三角裤,小伟微张着嘴,目瞪口呆的样子,彷佛惊羡着一件绝世艺术品般,这舒缓了许多我内心的紧张。
 
    「我是在进行一次完美的性爱,这一点也不淫荡」我的内心安慰着自己。
 
    一旦除去了身体上,最隐密的最后一道防线,我整个心情也跟着解放开了。
 
    我跪蹲在小伟的身旁,柔声地问着:「小伟,你想要我和你怎么作呢?」
 
    不知是羞赧还是酒精作祟,小伟的脸一下子就泛起了极度的潮红,那模样可爱极了。 
    「我…我想…」小伟又想看又不敢看地盯着我的身体。
 
    「告诉我」我隔着小伟的裤子,轻轻抚压着那根跃跃欲出的孤独肉棒「你要什么,我都会尽量满足你的。」
 
    「我想…尝尝…妈…不…美兰你…下面的…味道…」
 
    换成我有一点惊讶了,我没想到他一开始就要求口交,以前丽丽爸爸还年轻时,每次作爱我都要求口交,但都被他以卫生理由拒绝,而今天,这个年轻的躯体,竟一开始就要求我久欲尝试而不可得的滋味。
 
    小伟的要求让我兴奋莫名,怀着一份渴望与好奇,我将身体移到小伟头前,张开双腿跨跪在小伟的嘴上,小伟立刻用双手托着我的臀部,激烈吸吮着我的蜜处。
 
    「啧…啧…嗦…」小伟的吸吮,让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我立刻进入了淫靡的状态。 
    「哦…天…」这感觉太棒了,我忍不住仰头轻呼了一声。
 
    「美兰…怎么了?」小伟含混地问了一声。
 
    「太…太美了…不要…停…」我真怕小伟就此打住,好在小伟听了我的回答,又开始舔吮。
 
    「嗯…嗯…」小伟不停地舔吮着我的蜜洞,还不时抽空表达出他的感受「真棒…美兰…你的蜜汁…好好吃…啧…啧…」
 
    我感受到淫水被小伟贪婪地吸出,身体内像旷原上的野火一样滚热。
 
    啊!我的生命正被我的女婿吸吮殆尽,就让我这么死去也甘心呀!
 
    小伟的手已解开我的奶罩,我的双乳获得了解放,肿硬的奶头,放肆地挺立着,沾着闪闪的汗珠,像极了朝露下的葡萄,淡褐色的乳晕,早已扩散成完美的圆轮,期待着一只温柔的手,细细地抚摸玩弄它们。
 
    我的蜜洞已扩张到了极致,我的身体像就要从此撕裂开来一般,阴核也已充满奔腾的热血,而小伟正对着我的阴核舔弄着,湿软舌头上的微凸,狂放地刺激着我的阴核,我不自禁地轻微颤抖着,腰肢也缓缓摆动着,享受这美妙的狎弄。
 
    「呵…呵…」我回复人类最原始的本性,像只发情的牝兽发出满意的呼声,手不住地抚着小伟的头发,鼓励着他的技巧:「乖…乖孩子…我…我好舒服…舒服到…快死了」
 
    「嗯…嗯…我也喝的…好过瘾…美兰…你的水…好多…好多哟!」
 
    「你…你…的肉棒…要不要…出来…」我身体向后微仰,搓弄着小伟的裤裆。
 
    「要…要…」小伟轻呼着,以半命令的口吻指使着我「把我裤子…脱掉…也帮我吸吸…」 
    我遵从着小伟的命令,依依不舍地将身体挪离小伟的口舌之间,像只忠心的狗一样,匍匐在小伟的腿边,慢慢解开他的裤带和拉炼,拉下他的脚。
 
    小伟的内裤已被那只肉棒撑起如帐篷一样,我轻轻地在篷顶一吻,肉棒抖动了一下。 
    「噢…怎么这么长…」我赞叹了一声。
 
    「脱…脱掉它…美兰…我…我被压的…好难过了…」
 
    我将小伟的内裤慢慢拉到脚跟,那只肉棒像弹簧一样,啪!在我脸上轻轻打了一下。 
    呵!真棒!我再度跨蹲在小伟的口舌间,头一低毫不考虑就将那只年少气盛的肉棒含进了嘴中。
 
    「唔…唔…」雄挺的肉棒直抵我的喉头,在口腔中,我不住地用舌头舔呧着小伟的龟头轮环,小伟也毫不客气地以他的口舌,回报着我张裂在他面前的蜜洞。
 
    这次小伟将他的舌头卷曲着探进了我的洞内,一条湿黏的舌,像只狡猾的蛇钻进了我的洞里,虽然短但确灵巧无比。
 
    「呵…呵…」
 
    「嗯…嗯…」两人从身体深处发着淫靡的声音,鼓舞着对方亵玩着自己的身体。 
    「噢…妈…美兰…」小伟推开了我的身体「我…我要…进去…要…干你…」
 
    语音甫落,小伟两手撑开我的双腿,那只怒张狂涨的肉棒,抵着我的蜜洞,四处寻着桃源密径,慌急着找路进去。
 
    「噢…」我知道最后的结合时刻到来了,我抚着小伟的脸「慢…慢点…我…来帮你…但是我好久没被…插进来了…还…还不习惯…」
 
    小伟一阵乱戳后,听到我的话,就暂停他的进袭,等着我的引导。
 
    我一手轻握着那只不住抖动着的肉棒,引导着圆润的棒头,抵着我的蜜洞,慢慢地让它进入。
 
    「噢…小伟…终于…你终于进到我的身体里了…噢…噢…」
 
    「啊…我…终于…进去了…啊…美兰…你的小洞…好紧…」
 
    「太…太大了…是你的…太大了…」我倒不是虚意夸赞小伟,他的那根男根真的是粗大硬长,我的小洞感受到充实的满胀感,小伟每一次的挺进,都让我的子宫感受到火热的戳刺。
 
    「喜欢吗…喜欢我…进去干你吗…」
 
    「喜…喜欢…不…我爱你…小伟…我好爱你…干我…」我紧蹙着眉,带着生理痛楚享受这心灵的舒畅。
 
    「呵…呵…」听到我的话,小伟开始放纵他的肉棒,奔驰在我湿暖润滑的蜜道中「让我干…以后…我还要…常常…干你…」
 
    「好…好…欢迎小伟…随时…干我…」
 
    我的心中浮起一丝丝对女儿丽丽的婉惜,小伟那么美妙的肉棒,那么性感的身躯,竟然不知好好享受,放任这年轻气盛的肉体,在自己母亲身体上寻求慰藉。
 
    小伟额头滴落在我脸上的汗珠,将我的思绪拉回现实的欢愉中。
 
    「唔…唔…好…棒…小伟…唔…唔…我好过瘾…被你干的…快…忍不住了…」
 
    「不要忍…美兰…我好喜欢…你这么淫荡…的样子…」
 
    我的手不停地抚摸着小伟厚实的胸膛,恣意地享受着小伟肉棒狂野的抽插,我的臀肉被小伟粗壮的腿猛烈地拍击着,噢…太棒了…我从来都没享受过这样销魂的性爱,我的蜜洞不自觉的紧紧包夹着小伟的肉棒,深怕这美妙的物体,一个不小心就会从我身体里溜走。
 
    「呼…呼…美兰…好紧…好热…我…我也忍不住了…」
 
    「来…来…小伟…嗯…嗯…你也不要忍…我要…我要你全部射进来…」
 
    「来…来…我要…来了…」我双手紧扣着小伟的腰背,让他在我蜜洞内,尽情地搜刮女人熟体的热情。
 
    小伟腰胑猛然一挺,那只肉棒展延到极致,紧紧压迫着我的子宫,顶端突然在我子宫外画了一个圆圈,让我完全弃守所有的强忍。一股浓稠的黏液直贯入我的子宫。
 
    「啊…啊…天呀…好…好热…好舒服…」
 
    「唔…唔…美兰…射了…我射进去了…」
 
    小伟的肉棒在我蜜洞里不停地抖动着,我的蜜洞也情不自禁地痉挛起来,一股热意暖汁,从我的丹田直奔蜜洞中,迎接小伟体内的狂精,两股液体在我蜜洞顶部相会,互相澎湃激荡着。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这时我只想起这句浪漫的诗来,两人同时达到高潮,人间还有比这更美好的时刻吗?
 
    「啊…啊啊…」这就是高潮?!我从来都没经历过这样的感觉,真棒真好。
 
    小伟的精液似乎无穷尽一样,射了好久好久才由狂潮流成涓涓细水,却还持续在注入我体内。
 
    「呼…呼…」小伟趴伏在我的身上,在我的颈边狂喷发泄着最后的热情气息。
 
    此时,我的脑中一片空白,蜜洞还在痉挛着,身体不住地颤抖着,所有的神经一紧一松地收放着,呵!不要停,多希望这种感觉能持续到永远呀!
 
    小伟的肉棒即使停止射精了,却还粗壮未消,在我的蜜洞里停留着,一付依依不舍的样子。
 
    我双手环抱着小伟的身体,享受这狂情后的温柔。
 
    「美兰…好棒…呼…呼…你的身体…好棒」
 
    「你也是呀…小伟…我…我从来都没这样的感觉…这…这是我…第一次…有过高潮…」 
    「哼…哼…」小伟笑了笑:「我好喜欢…你到高潮的感觉…」
 
    「以后…你…」我心里有点羞于起齿,但两人的关系已到这地步,已不需再有什么羞怯了:「你还愿意…带给我…高潮吗?」
 
    小伟不语深情地吻着我,舌头又在我口腔里翻搅着,好久好久才放开了我的唇。 
    「愿意…我怎么舍得放过你呢…我…我从第一次看到你…就…就梦想着这么一天了…」 
    我紧紧地搂着小伟,倾听着他的温柔。
 
    「每一次帮你擦地…看着你一对美乳在晃动…都让我情不自禁的硬起来…」
 
    「唉!好孩子,我知道,我都可以感觉到你的眼神,在我身上抚摸着,我也等这天等了好久。」
 
    「以后…你还要满足我哟!」小伟在我怀里撒着娇,俏皮地捏弄着我的奶头。
 
    「可是…不能让丽丽知道哟!」
 
    「嗯!她公事开始忙了,而且睡着了以后和死了一样,只要她不在家,或睡着了,我就来找你,满足你,好不好?」
 
    「好!」两人取得了默契,我将我的唇献上,以后,唉!就让我帮丽丽满足这个可爱的男孩吧!
 
    两个赤裸的身体,就这么相拥着沉沉地睡去了。
 
    「明天起床」朦胧中我还在盘算着:「再来享受一次,千万别浪费了这年轻的身体」 
[ 本帖最后由 shenqi0411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美堂蛮 金币 +3感谢转贴